【我的家风家教故事】母亲与《朱柏庐治家格言》

时间:2017-08-29 11:37    来源:淮北市纪检监察网  
【字体: 】      打印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有许多圣人先贤的佳句华章记入书卷,被千古传颂,比如《朱柏庐治家格言》、《曾国藩家书》、《增广贤文》等。每当我读到《朱柏庐治家格言》时,总会想起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一位人民教师,同时也是位贤妻良母,是勤俭持家的好榜样。她虽然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妇女,但是她以朱柏庐的治家格言为座右铭,身体力行,孝敬公婆,和睦邻里,爱护姑嫂,垂范子女。

“家门和顺,虽饔飧不继,亦有余欢”

听父亲说,1966年他和母亲结婚时,除了奶奶给添置了一床新棉被外,母亲连一件新衣也没添。没有婚宴,没有鼓乐,只简单地举办了一个仪式,就算结婚了。1967年大伯病故后,家里既欠债又欠粮。家里七、八口人,既有年迈的公婆,又有嗷嗷待哺的侄女,还有未成年的弟妹,吃了上顿没下顿,怎么办呢?

当时父亲在宿县实验小学任教,母亲在临涣小学任教,两人每月共69元的工资,以他们的收入和工作环境,在那个年代,本可以过上宽裕的生活,然而为了照顾整个大家庭,他们决定一起调回了赵楼小学。朱子云:“兄弟叔侄,需分多润寡,长幼内外,宜法肃辞严。”我的母亲虽受委屈,却从未有过怨言,反而勤俭持家、默默奉献。每月工资一发下来,母亲就要去买红芋干和胡萝卜,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每月供应的几十斤白面,她是吃不上的,只能吃杂面馍、菜窝窝。按理讲,她自己有工资有供应粮,生活应该会好些,但是,为了这个大家庭,她默默地承受着、奉献着。一直到我姑姑出嫁、三叔当兵和四叔工作以后,才算渡过了难关。

从1967年到1973年,我们兄妹四人相继出生,既给父母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也给他们带来了沉重的生活负担。母亲每次坐月子,除了能吃点白面外,鸡蛋和红糖都吃得很少。生我的时候,只吃了30个鸡蛋、喝了四斤红糖。母亲身体亏得很,后来患了肺结核,几次大吐血,差点丧了命。但是,母亲从来没有因为身体的不适而放弃劳作,她一直默默的做她认为应该做的一切,没有一句怨言。

因为母亲的垂范,我们这个大家庭一直都很和睦,从无口舌之争。待我长大工作以后,我曾问母亲,这么多年这么辛苦,累不累?母亲笑了笑,说:“‘家门和顺,虽饔飧不继,亦有余欢’,一家人能平平安安、和和睦睦,我累点怕啥!”

“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为了改善生活,父母开荒种菜,养鸡养鸭养长毛兔。母亲一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炉子做饭,然后不是洗衣服就是去割草。全家的衣服、鞋子都是她自己亲手裁剪、亲手缝制。一件衣服,老大穿小了老二穿。母亲一双尼龙袜,缝了又缝,补了又补,后脚跟处有铜钱那样厚。母亲每次去买衣服都嫌贵,不是买几尺布自己做,就是干脆不买。为了我们能吃好穿好学习好,母亲不知熬过多少个不眠之夜。每天晚上,安排好我们睡下后,她在灯下就开始忙活了,不是备课、批作业,就是干家务活。每次做好饭,都是让我们先吃,然后她才吃些剩菜剩饭,菜底还要兑点开水吃下去,生怕浪费掉了。

现在生活好了,我们每每给她添置衣物、购买营养品时,她总责怪我们为她花钱,还说“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读书志在圣贤,为官心存君国。守分安命,顺时听天”

母亲非常关心晚辈们的学习,即使我们在学习上取得一些微不足道的成绩,她也十分高兴。闲聊时,母亲曾笑着告诉我:“我到堂屋拿东西时,看到你在书房学习,我就放慢了脚步,轻轻地走路,像小偷一样,唯恐打扰了你。”

母亲经常把“读书志在圣贤,为官心存君国。守分安命,顺时听天”挂在嘴边,教育我们读好书,做好人,做对社会有用的人。在她的辛勤培育下,我的兄弟姐妹们都纷纷走上了自己的岗位,在各行各业勤奋工作,不断学习。虽然是平凡的岗位,但是也算为社会做出贡献。我的小姑和堂姐成了光荣的人民教师。我的大哥、二姐毕业于电力学校,在电力系统工作。小姐毕业于安徽农学院,在饮食和营养行业服务人民群众。我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税务工作者,以自己的绵薄之力为国聚财。我们虽非圣贤,但谨遵母训,心存祖国,守分安命。

赡养爷爷奶奶、拉扯比父亲小很多的小叔、姑姑、抚育我们兄妹四人、帮忙照看我们的孩子......母亲为了我们这个大家庭,一直默默奉献,坚韧地承受,从来也不愿享一天的清福,好容易盼到长孙考上理想的大学,她却拖着疲惫多病的身躯走了……

每当想念母亲的时候,我总会翻一翻《朱柏庐治家格言》,在每句格言里、在每段过往记忆中品味母亲留给我们的可以一直传承的美好品德和优良家风。(淮北市地税局烈山分局 赵垠)

分享到: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